乐生

是垃圾写手

【果糖】从入门到精通的恋爱法则(五)

五、

闵玧其在那之后没再和田柾国单独相处过,田柾国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在躲他,他有些不快,但是当初是他说过会给闵玧其时间,要他想明白了再给自己一个回答。就现在这个形势他反而没信心再等下去了。回归在即他们都忙着筹备,他又没理由把闵玧其单独叫出来。

这天舞蹈练习结束后闵玧其没有马上就走,田柾国觉得有点反常,平时下班这哥永远是第一个冲出去的。闵玧其蹲坐在角落神色不大好看,田柾国走过去问他怎么了。

“有点头晕。坐一会儿就好了。”

“是因为太累了吧,我扶你回去。”田柾国伸出手他拉起来,闵玧其没理他,自己扶着墙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往回走。田柾国感觉不对,他摸上闵玧其的额头发现烫得吓人。

“烧这么严重也不说,你想死吗?”田柾国火气上来了,抓住闵玧其说他送他回家,还要给他量体温。闵玧其只感觉眼前天旋地转实在懒得反抗,任由自己被田柾国拖到房间里。田柾国往他嘴里塞了温度计他也只是乖乖地含着。

“38°……哥,你要不去挂个盐水?”

“我吃点药就行。帮我跟金南俊说一声明天不来了,我想先睡一会。”

“好。”

田柾国帮他盖好被子,他本来打算走的,结果看见闵玧其闭着眼躺在床上,脸色好苍白。他本来就白,现在更是没了血色。田柾国叹了口气,他钻进被窝里抱住闵玧其,让他靠在胸前,自己用手环住他。闵玧其难得没恼,嘶哑着声音问他做什么。

“我看玧其哥很冷,所以想着抱着你也许会暖和一点。”

闵玧其平日照顾弟弟习惯了,偶尔被这么对待觉得也不赖。他确实暖和了很多,原本冰凉的手脚开始回温。现在已经是初春,但空气中仍带着几分料峭,每次练舞强度大,他图凉快脱了外套,出了一身汗又去吹冷风,不发烧才怪。

田柾国感觉到怀里的人体温稍微上升了一点,他刚刚抱住他的时候简直冷得像一块石头。闵玧其估计是被抱舒服了,又往他怀里蹭了蹭——他睡着了。田柾国把下巴靠在闵玧其头上,心中酸涩,他知道这个人总是太逞强,如果他不管他闵玧其肯定第二天又照常来上班。他不想他受到任何伤害,也不愿意看他伤害自己,他现在把他抱在怀里,给他温暖。可他没办法每时每刻都守着他——他也没资格。他在闵玧其眼里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鬼。

田柾国等闵玧其睡熟后想抽身离开,刚出被窝他就感觉闵玧其扯着他的衣尾不肯放开——眼睛还牢牢闭着,田柾国没法子又钻了回去,他给金硕珍发了消息说玧其哥发烧了,麻烦他做点粥,等他起来了让他喝一点。金硕珍立马回了个ok。田柾国想闵玧其从来不缺关心他的人,他在他眼里是否也和任何其他人一样?他看着闵玧其微张着的嘴,亲了上去,他不想欺负病人,可是喜欢的人就在眼前他不可能不为所动。他小心地伸进舌头,扫过他的上颚,再滑进口腔深处。闵玧其被夺了氧气呼吸渐渐不畅,他不情愿地睁开眼,看见是田柾国立马反抗起来,可惜生了病他实在没什么力气,田柾国放开他让他稍微得以呼吸一下,闵玧其还没说一个字他又亲上去,捧着他的脸把他亲了个够。放开手时田柾国才发现闵玧其被自己亲得嘴唇都有点肿了,嘴角还带着银丝,田柾国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又一时冲动做了过分的事,这回闵玧其估计是真的要生气了。他慌忙地松开手想跑,闵玧其拉住他。

“你就这么喜欢我?”闵玧其没有大发雷霆,反而出人意料地平静。

田柾国只觉得自己心跳得好快。他颤抖着声音说是。然后急急地走了出去。金硕珍刚熬好粥,看见田柾国连忙叫住他。

“玧其醒了没?醒了你给我给他端去。他晚饭也没吃估计饿了。”

田柾国不为所动,绝望地想硕珍哥你这是要我死。金硕珍看他神情古怪大概也猜到几分,他亲手把粥端给柾国。

“当做赔罪吧。”

闵玧其看见推门进来的又是他,觉得有点好笑,“你还敢进来?”

“对不起玧其哥!我只是太喜欢你了……你就躺在我怀里我实在忍不住…”闵玧其听着这语气可怜巴巴的,倒像是他做了什么恶煞。他没生气,毕竟这小子帮自己暖了身体,他没必要苛责他。

“你技术比上次好多了。”

“啊?什么意……”田柾国反应过来立马飞红了脸,“哥你不生气啦?”

“喂我喝粥。”

田柾国暗喜,觉得自己又稍微靠近了闵玧其一点。他舀了一勺粥,小心地吹了吹再送到闵玧其嘴里。闵玧其慢慢地嚼着,由衷地感叹硕珍哥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那你找他喂你。”田柾国不开心了。闵玧其莫名其妙,奇怪这小祖宗又发什么神经。

“我自己吃总行吧。”

“不行。”田柾国把碗抢回来。闵玧其有点不耐烦,“你想怎么样?”

“哥,你想好怎么回答我了吗?”

他这么一说闵玧其才想起来有这么回事,他实在说不出口自己早就忘了,他搪塞几句说再让我想想。田柾国不肯罢休,“还要想多久?如果真的讨厌我的话就说清楚好了,你这样只会让我心存希望。”

“你想放弃了吗?”

“我不想放弃,哥,是你一直不肯给我回答。我们每天都待在一起,住在一个屋檐下,一起吃饭一起练习,我已经无法只把你当做哥哥看待,但你却心安理得地像对待弟弟一样对我。我是人,也是个男人。我不敢保证我能一直忍得住。”

闵玧其皱起眉,“是你说会给我时间的。”

“若你真心想拒绝我,需要想那么久吗?又或者是觉得戏弄弟弟很好玩吗?”

“我从没想过戏弄你。”

田柾国握住他的手,“那你说,闵玧其,你到底喜不喜欢我?”闵玧其知道他是来真的,连哥都不叫了。他挣不开,暗骂这小子的力气就只会用在这种地方。田柾国死死地盯着他,像要把他钉在十字架逼他忏悔。他无处可躲。

闵玧其第一次这么狼狈,他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田柾国,但是他知道他要是说一个不字田柾国可能会直接从楼上跳下去——只有在这种时候闵玧其才会这么希望田柾国面对结果时能像现在对他一样强硬。

但他也不愿违背自己,若他真的不喜欢他,就算答应了田柾国也只会互相伤害到厌倦——他不愿意。

“柾国,我已经很久没有谈过恋爱了,我一直与音乐为伴,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滋味。但是我也说不出讨厌你这种话,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伤害自己,”闵玧其深吸一口气,“所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田柾国听不出几分真假,他确实不差这几天,就松开了闵玧其。而且他本不想这么逼他。他平日都稳重冷静,唯独遇上闵玧其的事他就冲动得失去理智。

闵玧其把他拥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背。田柾国鼻头一酸,他想这个人怎么总是这样,打个巴掌又给他个甜枣,他明明那么喜欢他,可是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跑。 他委屈极了,眼睛一热。

他哭了。上次开演唱会的时候他都忍住了,这回他却哭得像傻子,他想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让闵玧其讨厌他,明明最开始的开始,他只想简单地想让闵玧其多看看自己,可是贪婪愈演愈烈,他尝到甜头就只想要更多,更多。他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闵玧其始终没有彻底推开他,现在又抱着他安慰他。他是那么依恋他的温柔,他也从不吝惜地给予,可是闵玧其也从不只给予他一个人,他对其他成员亦是如此,温暖又皎洁,好像明亮的月光。田柾国不允许,他想让他的全部都属于自己,这种可怕的占有欲吓了他一跳。他紧紧抱住闵玧其。他边哭边说哥,我真的好喜欢你,真的,每次都想你想到发疯。

“刚进来的那会儿我真的受了你很多照顾,那回我爸生日,我打完电话就哭了,我想回去看他,但是又什么成绩都没做出来,你走过来给我递了餐巾纸,问我要不要打篮球。我俩就去了场外的球场,一直打到凌晨。我俩躺在球场上,你问我累不累,我说累,我流了好多汗,连眼泪都流不出了。你就躺在我旁边,什么也不说。那时候我感觉心里痛快多了。结果一看到你我又哭了,你问我不是眼泪流干了吗,我说不是的,哥,我的眼泪为你而流。”

“都是些陈年旧事了。柾国,你只是把我理想化了。若是见到我真正模样你只会幻灭。”

“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你以为把我推得远远的我就会放弃了吗?哥,我见过你千百种模样,即使如此我对你的喜欢都不曾有一丝减少,我甚至因为发现你更多的一面而开心。这段日子我也想了很多。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从未这么地渴求一个人。我不承认这份感情只有憧憬和爱慕。就算你掐着我的脖子对我说这不是爱情,我也会微笑着去死。”

闵玧其再无话可反驳,他摸了摸田柾国的头,说我答应你,和你交往。就算之后的日子有多么难熬,多么痛苦,我也不反悔。这是闵玧其自己踏进的未知,无论是幸福还是痛苦,他都愿意去承受。

田柾国擦去眼泪,眼神坚定如炬,他说哥,你不必为未来惶恐,我只会用一生给你幸福。


//

快返校了我尽量多写orzz故事的发展超出我预期了,我总算知道现实向如何难写了,每当我想让他们做我想让他们做的事情的时候,所谓的人设就会跳出来阻止我,让我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自己改变一切。(就算这样我也ooc了dbq别骂了)

这篇写完可能会点梗,希望喜欢的话留个评论或者点个小红心小蓝手,随便之举都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听着seesaw写的,希望能表现出跷跷板一样上下的心情

评论(2)
热度(22)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