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果糖】从入门到精通的恋爱法则(二)

二、


聚餐气氛高涨,每个人难免都多喝了一点,闵玧其也来了兴致不停地倒酒倒酒,一边满嘴胡话,金泰亨在另一边也傻乎乎地跟着跑火车,一旁的田柾国装作不经意地往那边瞟,想到哥哥即将醉酒的搞笑模样险些笑出声,上次在节目录制里偶然提起这个事众人都在后面笑翻了天。没人会想到台上耍着狠唱rap的闵玧其喝醉以后其实是另外一个星球的脱线小朋友。

 

田柾国记得可清楚了,那时候半夜两点他睡得正香突然被电话吵醒,他迷迷糊糊地看见界面上是玧其哥,不情不愿地按下接听后对面就开始了,起初田柾国还觉得没啥不对的,因为闵玧其平时就是一副醉酒嗓,他说自己写了新歌让田柾国来试下音。田柾国刚想问这么晚了还要去吗闵玧其马不停蹄接着一通嘴炮“柾国啊你先听着我给你唱一下那个beat你听听看行不行啊不行哥再改改……诶咦我的鼠标呢……怎么有……两个……咦”田柾国觉得不对了,心想这哥十有八九是喝多了,他努力尝试唤醒闵玧其“哥啊你太累了出现幻觉了吧,看见浴室没?你走进去用水冲下头……对对就是那个白色的水龙头……你逆时针拧一下…水出来了吗…好你把头放进去…”然后他就听见电话那边一声惨叫,紧接而来的是金硕珍冲进门的惊呼,继而又转为了爆笑。他抢走闵玧其的电话(这哥还死死抓着电话闹着要田柾国来试音)跟田柾国交流了一下情况。

 

“玧其哥说写了新曲子让我去试音。”他一本正经地解释着。

 

“他现在确实用手指很认真地在写来着……玧其啊放下拖鞋吧那不是鼠标。”

 

第二天金硕珍把事情绘声绘色地跟成员讲了一遍,全员都笑得死去活来闵玧其拿出纸指着上面的音符坚持说我真的写了的,委屈得瘪起了嘴。田柾国注意到哥哥不开心的时候就会这样,这种小习惯反而让他更想逗他。他模仿哥哥醉酒时的胡话简直一模一样,闵玧其就笑着看他什么也不说,很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那时候田柾国只是想,要是哥能多看看我就好了。

 

“柾国啊在想什么呢。”闵玧其一把拍在田柾国肩上把他拉回现实,田柾国知道这哥又要开始了,他存心要逗哥哥,挂着营业微笑说我在想你啊。闵玧其盯了他半晌,“其实呢,柾国啊,你知道吗?一个人真正想一个人的时间是很少的,”他举起酒杯又喝了一口,“人们总是忙于自己的事情,只有稍微空下来或者看到和那个人相关的事物时,他才会想起他。”田柾国知道闵玧其经常跑火车,但是这话听起来倒像是不经意的真情流露。

 

“可我不一样,哥。”田柾国在桌下试探性地摸上闵玧其的手,目不转睛地看着闵玧其,和他十指相扣。闵玧其没有反抗,喝醉的脸上若无其事,眼眸中甚至都没什么波动,乖乖的让弟弟拉着手。

 

他低下头说,你们都一样,都一样。语气酸涩好像柠檬片在水中翻腾,气泡散开破成千万个伤心分子。

 

闵玧其好伤心。

 

田柾国把伤心的哥哥抗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他没想到他醉的这么厉害路都没法走。众人猜拳他好像命中注定一路输到底,于是就肩负起了护送哥哥回家的任务,起初他没打算抱他的,但是闵玧其实在太皮了,要不走着走着倒了,要不就是走到别人家里或者坐在地上不肯起来。田柾国心里苦哇想到底谁是哥哥啊,五分钟才走了一百米,眼看越来越晚田柾国急了,一把把闵玧其抱起来,为了防止这哥乱动他还用的是公主抱,闵玧其大概是蒙了半晌没动。田柾国庆幸闵玧其很轻,走一段路还不是很吃力。他身上没什么肉,手上摸着的都是骨头。田柾国看向怀中的人,闵玧其懵懵的和他对上眼神,嘴微张着不知道想说什么还是过于震惊。田柾国刷得一下脸红了。他想妈的我干嘛脸红。

 

“哥,你别乱动啊……”田柾国用说话掩饰自己的慌张,心里想这只是酒精作用上来了。千辛万苦走到宿舍他把闵玧其小心地放在床上,帮他脱掉外套盖好被子。田柾国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拿出手机开始录像,心里想第二天一定要传到群聊里然后再去逗哥。闵玧其睡觉真的很安静,像一只猫一样缩着一动也不动。他看了好久,他想他疯了——他凑过去轻轻地亲了一下闵玧其的嘴唇,关灯离开了。

 

他站在屋外摸着胸口,好像有什么梗在心里,强烈得呼之欲出。酒精使他头晕目眩,嘴上还残留着哥哥嘴唇柔软的触感。

 

可能是刚才的亲吻让闵玧其的伤心分子进入到了他的体内,田柾国也好伤心。哥哥说他们都一样,可是他不一样,他会想给哥哥买羊肉串,会拉哥哥的手,会把他抱回家,会亲他。哪怕只是坐在床边看他他也觉得好快乐。他会想象第二天哥哥起来头痛欲裂又会因为被大家嘲笑而不好意思地笑起来,然后他会模仿他,然后闵玧其就会朝他看过来——用最温柔又无可奈何的眼神——看着他。他满脑子都是闵玧其,可是闵玧其脑子里没有他,他只有他的音乐和自尊。

 

柠檬片于是氧化成黑色的苦。


//

捏造得好爽(什么)

评论(1)
热度(33)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