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果糖】从入门到精通的恋爱法则(六)

六、


闵玧其看着钻进被窝的田柾国下意识地想踹过去,过了几秒他才想起来他们已经是交往中的正式恋人了。他心情复杂地放下腿,转过身只想再睡个回笼觉。田柾国自不会让他得逞,他环上闵玧其的腰,头靠在他身后,脊柱的形状清晰可感。

 

“哥,起床啦。”

 

闵玧其没动,试图用装死来赖床。田柾国动了坏心。手慢慢下滑,闵玧其身体一僵,转过身立马抓住他,“你小子别得寸进尺。”闵玧其生就一副醉酒嗓,刚睡醒又带着鼻音,田柾国听来到像是有几分撒娇的意味。

 

“谁让哥一直不起,已经快九点了。”

 

“今天不是休息吗……我再睡会儿……”眼看闵玧其又要往被子里钻,田柾国掀开被子在他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哥要是再睡我就做更过分的事。”

 

闵玧其被逼得彻底清醒了,他不情不愿地抬起头,田柾国亮晶晶的眼睛在他面前一闪一闪,曾经青涩的少年已经长开,英俊的脸庞,挺拔的身材,唯独那双眼仍充满少年气,天真无邪得像未经雕琢的宝玉。

 

——他移不开眼,心中亦感慨万千。闵玧其鬼使神差地抚上田柾国线条分明的脸。五年了,他想。整整五年,就可以让一个人变化如此之大。

 

“哥。”田柾国沉着声音叫了他一声。

 

闵玧其心中一惊,才反应过来自己所为未免过于唐突,刚想逃进被窝就被扣住了手腕,一个热切缠绵的吻铺天盖地。他们交换着彼此的气息,或许是因为刚睡醒,闵玧其难得没有反抗,笨拙地回应着田柾国。氧气渐渐流失,他的胸口被巨大的心跳震得发疼。良久田柾国才放开他,明明自己是袭击的人却飞红了脸。闵玧其饶有兴味地盯了他一会儿,对他招招手示意他把头低下,田柾国顺从地弯下腰,只感觉锁骨处被咬了一下,他差点跳起来,摸着一圈小小的牙印,愣愣地看着闵玧其。

 

“这是回礼。”他调笑着说。

 

只有这种时候田柾国才会思考之前闵玧其所谓的“没谈过几次恋爱”究竟是真是假,当然之后的日子里他才明白其实这人只有嘴上调侃调侃他,平日里亲他一下耳朵都会红,还要故作镇定地骂他无耻,田柾国就眨着无辜的眼睛说可是哥明明也很享受啊,闵玧其一时语塞居然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至少他确实没反抗,但是被一个后辈吻得七荤八素又让他感到丢脸。

 

“我说不行就不行。”

 

“好好好我不搞袭击了,但是什么时候能更进一步啊?”

 

闵玧其瞬间冷了脸,“哪一步?”他其实比谁都清楚,但这是他的底线,他不觉得他和田柾国的关系足以逾越界限,显然对方不这么想,田柾国低下头涩涩地笑了两声说“我知道了”转身就走了。闵玧其叹了口气想这个人真是一点都没变,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他没再在意,权当小孩子闹脾气。第二天的舞台有个互动的地方,田柾国死死地盯着他,几乎要把他盯穿,闵玧其脸上波澜不惊,从容地换了站位。轮到他时他投入到自己的part里,灯光下身影凌厉又清冷。田柾国瞟过去,闵玧其的眼睛里闪耀着千万粉丝应援棒的光辉,他属于舞台,属于音乐,他是星,是月,是一寸一寸地剜着自己心尖的最利的刀。

 

他知道闵玧其素来不轻易与人亲近,刚见面的那种距离感和戒备的姿态一直过了很久才稍微放下了一点,现如今的关系也是经历了五年的磨合的结果,他没有自信闵玧其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他,或者只是出于同情和戏弄才答应了他。平时因为工作和身份的关系很少会做普通恋人一起做的事情,甚至连一起看个电影都没法做到。闵玧其太逞强,即使是对自己的恋人也不肯示弱。可是田柾国也心高气傲,他甚至觉得委屈。

 

舞台结束田柾国坐在后台,他并没有很累,但是沮丧像决了堤一样泛滥开来,整个人都被低气压笼罩着。闵玧其一下来就看到他,田柾国精神不振的模样让他有点心疼。他想自己反应确实过了激,这种直截了当的拒绝大概伤到了他。

 

闵玧其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漫不经心地握住田柾国的手。

 

“还在生气?”

 

“没有。”田柾国闷闷的声音从喉咙里传出来。他觉得嘴里一片苦涩,他想起之前那个寒冷的夜晚,口袋里他们也是这般双手相握,那时平衡的界限尚未打破,他们仍是普通的工作伙伴和前后辈;之后他的世界天旋地转,脱离了运行的轨道像失控的马达。事到如今为何他反而更加痛苦。他不明白。

 

“哥,说认真的,”他艰难地开口,觉得自己狼狈得像只狗,“你喜欢我吗?”

 

闵玧其有点惊讶,他没想到他会这么问,他知道田柾国缺乏安全感,虽然他本人不介意年龄的差距,可是比他少了几年资历大概还是让田柾国不甘心。他知道他想要什么答案,可他偏偏说不出口,他那该死的自尊心总是在最没用的时候绊住他。

 

“你也是这么问那些女孩子们的吗?”

 

“什么?”田柾国觉得莫名其妙,“和她们有什么关系?”

 

闵玧其没回答,松开了手。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他不想激怒田柾国的,尤其是在知道如何安抚他的情况下他还一定要往枪口上撞。他的不善表达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要了他的命。在他说出更无理取闹的话之前闵玧其打算先让彼此冷静一下更好。他起身想走,田柾国也站起来,拽住他往厕所里拖,金南俊奇怪地问了句怎么了,闵玧其一边想甩开田柾国的手一边打着哈哈说一起上个厕所。

 

进了厕所田柾国就把闵玧其往隔间一推,把他压在墙上顺手还锁了门。闵玧其手腕被捏得生痛,低着声音说你干什么。田柾国说哥我还想问你呢,我们不是在交往了吗,为什么除了接吻什么都不让我做。闵玧其皱着眉。“我觉得我们应该再慢一点。”

 

不肯开口。开不了口。那么简单的几个字为什么就是说不出来,闵玧其难以想象自己有一天会对田柾国恶言相向,而理由却是他的故作姿态和懦弱。他真怕,真怕一旦说出口之后的所有都要和田柾国一起背负。他从不对人真正敞开心扉,即使是田柾国他也不愿意。他那该死的本能无时无刻地不在阻止他的出格行为。而此刻他与田柾国面对面,距离不过两公分,只要他服软他也许还能继续作为一个合格的恋人和他在一起,继续所谓的厮守和长久。可是心里的声音质问他千千万万遍,它说你真的喜欢他吗,不是一时冲动的三分钟热度吗。他甚至没法准确地说出一个是字。

 

这太悲哀了。他想。他看向田柾国,在那双灵动的眼睛里看到了从未见过的悲怆,他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田柾国近乎决绝地松开他,自己走了出去。

 

闵玧其靠在门板上,天花板上的LED灯灼得他眼睛真疼。


//


我有罪,这么久才更新orz

评论
热度(16)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