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十/完结)

前篇戳lof

//

“凯莉!你不能去,既然大哥不想让安迷修知道……”

“哈,自己承担好一切,什么都不告诉安迷修,再自说自话地消失,他以为这样的自我牺牲很伟大吗?他问过安迷修吗?他如何选择是他的事,不需要任何人替他决定!”

“即使这样也轮不到你去告诉安迷修。”卡米尔冷冷地说道。

“卡米尔,别对我指指点点,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难道不清楚吗?”凯莉冷笑着丢下这句话转头就走。

卡米尔扭头看了眼身后的雷狮。他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没事,卡米尔,来不及的。”

//

安迷修至今还能回想起下落的那种几近砸碎胸腔的失重感,以及最后和他错开的雷狮的手。他本来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像预期一样安安稳稳,直至那个雨天雷狮的出现,将他精心构筑的一切平凡尽数摧毁。

他才知道喜欢是如此沉重的感情。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还没来得及告诉雷狮他的想法,旁人不断介入,两人关系越发微妙,原先纯粹的感情在闲言碎语中不断变质,一开始的绝不动摇在一次又一次的欲言又止中趋于扭曲。

他害怕如果这个时候告诉雷狮,对方会认为这是出于对他的可怜——尽管并不是。他们都是第一次,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情,他本来以为他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在那之后发展也不错,可是事态永远不按他预计的走,他不想伤害对方,雷狮亦然。

于是什么都没能说出口。即使雷狮那时抓住了他的手,他也决定缄默至死。

他们都回不去了。

//

“你说的……都是真的?”

“大致是这样……喂安迷修!你去哪!”

“去找雷狮。顺便答应你的烤串,”安迷修匆匆忙忙地把脚塞进鞋子“我一定会请你的!”

凯莉长叹一口气“谁稀罕啊。”

安迷修虽是这么说了,但他并不知道雷狮在哪里,他像无头苍蝇在街道乱窜,边跑边呼唤着雷狮的名字,全然不顾周围人的异样目光。他不知道他找了多久,每个角落,每条巷子,甚至是垃圾桶都翻遍了都没有雷狮的影子。

他气喘吁吁地在一个巷子处停下,一个没站稳摔了一跤。膝盖和手掌的皮都给蹭出了血,天色渐晚他仍旧没有丝毫头绪,疲惫让他险些闭上了眼。

雷狮。

雷狮。

远处星光点点,模糊成光圈形状。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不许走。

你不许走,不许走。不许走。不许走。不许走。话还没说清楚你怎么能走。

“雷狮!!!!!”

“你给我出来!!!!!”

他回想起那时的失重感,雷狮的身影不断缩小至一个点,周围的一切迅速地向前进,空气贯穿他的每一个细胞。此时所有的事情冲进他的脑海,意识海几欲被撕裂。随之而来的是之前的他的全部情感,痛苦的,开心的,犹豫的,无奈的,遗憾的……统统物归原主。

所以那个时候他会是那种表情,所以他不辞而别。

他扶着墙慢慢站起身,表上时针指向十一点。他突然知道雷狮会在哪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来得及的。

来得及,安迷修。快呀,快跑呀。来得及的。

迎着夜晚的大风和璀璨的星光,他开始奔跑,伤口处的痛感渐渐麻木,他有些迈不动腿。他边跑边骂雷狮,把自己能想到的骂人的词汇全骂了一遍。他说雷狮你真他妈不是人。后来他想起来他确实不是。

最后两分钟。

安迷修把表拆掉直接扔进了下水道。在最后一个转角处停了下来。不远处的路灯下坐着个人。

时间在此刻凝固成永恒。安迷修甚至都忘了走过去。是雷狮先看见的他,他笑着打了个招呼,安迷修笑不出来。他朝他走去。一步一步。沉重如惊雷。

一分钟。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三十秒。

雷狮的身影开始慢慢消失,像破旧的黑白电视闪着白色的雪花噪点。

如梦似幻。

安迷修攥紧了拳头,屏住了呼吸,就像那时雷狮在雨中向他告白一样,用尽一生的力气大喊:

“雷狮!”

“我喜欢你!”

“就算,我们最后都会忘记彼此,我也喜欢你!!”

他看不清雷狮的表情,对方什么都没说,最后的光斑消失殆尽,好似巨大的演出落下了帷幕。

安迷修低头看见自己手掌上的伤口,他想他得继续向前奔跑,赶在泪水汹涌而下之前,止住伤口的血。赶在忘记雷狮之前,去写下他的名字。

跑到家门口时他看见远处的万家灯火,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我要……干什么来着?”

//

两年后。

安迷修从图书馆出来回到家,摊开信纸写道:

“凯莉:

好久不见了。外面在下小雨,淅淅沥沥地打在伞上很好听,我们这里开始下梅雨了,到处都很潮湿。我还是喜欢写信这种方式联系你,可能是喜欢这种仪式感吧。请代我向金他们问好,没能上一个大学真的是很遗憾。我现在还会想起高中的事情,也很怀念那时的生活。

我现在总是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人。说起来很搞笑吧?这种漫画似的情节,我以前也觉得这种东西很莫名其妙,可是这种感觉太强烈了,我无法完全不在乎。如果你知道什么相关的请联系我。谢谢。

先写到这吧,有什么好玩的事我还会来信的,有空约出来一起去玩吧?

安迷修”

他把信纸叠好放进信封里,仔细地贴上邮票,打着伞出了门,把信丢进不远处的邮筒里。风突然刮大,他手上的伞脱离控制,他慌慌张张地去捡,一个男人帮他捡起了伞。

“谢谢……”

“没事。”说完那人又消失在人海中。

安迷修不知为什么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他摇摇头,全当自己想太多,又撑起了伞。雨声滴滴答答,像什么呢。

他想不起来了。

//

阴间。

“你个死小子怎么又来烦我??”孟婆差点把一碗汤扣雷狮脑袋上。

“大婶我还想问你呢,之前不是说好了吗你答应过把关于我的事都从安迷修脑海里都去掉的吗,怎么那会他又想起来了?”雷狮拦住孟婆,“我好歹赔上一条命换了他的命,你这样做不是没意义了吗”

“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都说喜欢你了还不知足还来我这抱怨……不过我最后确实帮了他一把,你是没看见他喊得多凄惨。说起来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他还是忘了你,不是吗?”

雷狮没说话,表情又黯淡下去。

孟婆瞥了他一眼“不过,看在你帮我找回了那么多走失的亡灵,你就不必经过一千年转世了。怎么样?这可是赔本买卖……”

雷狮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大婶,其实一开始就没有这种规定的吧?你其实是在诓我做你的免费劳动力?”

孟婆装作没听见,自顾自走开了。

“喂!喂——你给我站住!”

//

安迷修回到房间,打开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他之前参加了个活动,每个人自己写一段话,然后抽取一个手机号码发给他,收到的人再写给另一个人。

他只是参加着觉得好玩。没想到真的会收到,他打开消息,上面写着:

“我仍会化作另一种形态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等待与你的重逢,届时我已然认不得你,你也不记得我,我们将在哪个街头擦肩而过彼此却浑然不觉。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仍会相遇,然后命运为我们安排好一切。我们又会挣脱命运的束缚跳上另一条路,可我们仍会相遇,即使经过千山万水,也会再次看见彼此的笑颜。”

安迷修把这段话看了两遍,他抬头望向窗外,才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

-end-

终于完结了!!!!鼓掌(啪啪啪)
本来都想弃了想想写了这么多了觉得很可惜,还是填上了坑,写完都觉得无敌ooc了orzz总之欢迎评论啦……不足之处也会改进的,可能过几天会开新坑,先缓缓吧,剧情的bug也不想说了……自动忽略吧😂😂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下笔之前先打个大纲是没错的(`_ゝ´)

评论
热度(9)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