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安迷修走出宿舍的时候外面结了很厚很厚的霜,他以为会厚得盖住了他的眼睛,后来他拿开雷狮的手,轻轻地呼出一口白气。他说雷狮,今年冷得真早。

雷狮跟在他后面,没说话。很久以后雷狮还记得那天的朝霞在远方隐隐约约,红色不断渲染扩散,和天的黑蓝交融在一起,微光把安迷修的身影衬得很好看。

他想那是如何遥远的过去了。他抖掉烟上的灰,末端的红色光火闪闪烁烁。重新聚焦的双眼里那个人再也没出现过,音容笑貌越来越模糊,就连名字也会渐渐淡忘。他们都一样,以为握住了对方的手就能相守到老,到头来连最老套的分离都没能躲过。躲在哪个角落偷偷想念,就连偶尔回个头也只有一根烟的时间。

对的,安迷修,他想,今年冷得真早。


/

随笔。

评论
热度(5)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