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八)

时隔一个月的更新(cnm)

前篇见lof


八、


“那么我们来交易吧。”


/


凯莉第二天去了雷狮的班级,在窗口和佩利漫不经心地东拉西扯,帕洛斯在旁边听了一会儿便直接问她是不是想问关于雷狮的事,凯莉放下绕着头发丝的手笑道是啊,那你能告诉我吗?佩利一脸懵逼地坐在中间,听到他们在说雷狮的事立马急了,抓起凯莉的领子低吼道我老大的事关你屁事。凯莉掰开他的手,翻了个白眼。


“我只说一次,你还能和你老大最后再说几句话,珍惜这个机会吧。”



很自然的发展,安迷修没有回应雷狮——雷狮自己这么觉得的——虽然那天他告完白后很没出息地跑掉了,连对方说什么都没听到,事后他才后悔那时的冲动,不过他心里确实舒坦了很多,他有自信自己没被认出来,直到有天放学他被安迷修在一个巷口截住,对方很有礼貌地说了一大堆如果弄错了很抱歉但是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希望不会给你造成困扰之类的废话,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非常别扭地开口了,结结巴巴,语无伦次,他问雷狮那天是不是你,还有那把伞,还有绷带和公交车上,是不是都是你。雷狮本来是不肯承认的,不还没说出口他又改变主意了,他说如果是我会怎么样。他只是想试探一下结果安迷修反而不知所措起来——他嘴上不肯相信但是心里早就多多少少有点猜到了,雷狮这么一说他反而更动摇了他拒绝的决心。他想如果雷狮嘲笑他他就骂他傻逼,但是对方没有,甚至还正儿八经地问如果是又怎样。


又怎样?他没想过,这是他排除的第一选项,截人的是他,语塞的也是他,他甚至不敢继续问下去,问他为什么要告白,为什么偏偏喜欢自己,为什么不能和他大吵一架,哪怕雷狮现在打他一拳都比这个沉默来得真实。


雷狮想自己确实有点过分,还没开口安迷修先道了歉,说是他认错人了不好意思,然后僵硬地转身走了,被拉长的影子和旁边的电线杆重合在一起。那一刻安迷修感到无比地害怕,他害怕自己会得到已知的答案,而他甚至还没想好如何去面对他。幕布揭开前的等待总是令人窒息,结果本身却无可厚非。于是少年选择了逃跑,仿佛是在确认心跳的声音一般,一路狂奔。


自欺欺人从来都是一厢情愿的事。


两人之后没有更多的交集,路过的好事者却急于告知天下,雷狮不屑去理这些三流之徒但是安迷修被牵扯了进去,舆论或多或少会给他造成困扰,说到底这事本来就是自己一手造成的,雷狮觉得烦躁,第二天让帕洛斯几个去把肇事者拧了过来,不痛不痒地揍了一顿又恶声恶气地威胁了几句后确实平静了一段时间,但他想问题实在太简单了,他经常会看见安迷修脸上和手上会有创可贴和绷带,但他找不出犯人——又或者该以什么立场去替他报仇,他们已经走到尽头了,玩完儿了,因为他的鲁莽和自以为是,而他连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法说出口——他没资格。


午休之前他经过安迷修的教室,想起上次看见空座位还是他奶奶去世的时候,心里又是郁闷,翘了午休在学校里乱逛,转过一条小巷迎面看到安迷修被几个人按在地上打。他感觉理智的弦绷到了极限,他冲过去,一对四,他轻轻松松撂倒了俩,剩下的两个比他强壮,正面硬扛多少有点费力。安迷修靠在墙上从口袋摸出一把石灰撒了过去,雷狮趁着对方擦眼睛的空三下两下给解决了。之后他扶着安迷修去了医务室,说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医生粗粗一看就知道这两人多半是在诓他,但他也懒得多说,转身就去拿药水和绷带了。


最后是雷狮先开的口,他说你哪来的石灰。安迷修嘴角还挂着血痂,说备着防身的,平时一两个人还能应付,今天他们多叫了几个人实在打不过了。他说这话的时候平淡似水,表情甚至都不曾变化。


雷狮没说话。


“小时候我受伤了,我爷爷总会说习惯就好,可是我不能习惯,伤口可以结痂,但是一旦用力牵扯,痛楚仍然清晰得难以忍受。”安迷修望向窗外,树叶的影子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摇晃。“你今天大可不必帮我,也许下次我会被打得更惨。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得了的。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这个局面从来不是单方面的结果,你我所受的痛苦是同等的,不是吗?”


安迷修没有说错,雷狮未曾好过,最坏的结果在他脑海里日复一日地播放,从相同的梦境中醒来,每天流下同样恐惧的汗水。他未尝不想去改变,可他什么都做不到,他无法堵住所有人的嘴,或是永远去保护安迷修,他让局面到了今天这个地步,而无动于衷居然是最佳的解决办法。雷狮还想说什么医生已经进来了,他让雷狮扶着安迷修,他要帮患者处理伤口。无意中他说了句你俩身体素质倒不错,碰见一般人早给昏过去了。安迷修笑笑,问医生还能打球吗,医生瞪了他一眼骂道你就差这么几天?什么时候打都不迟。


“毕业了就没时间了。”雷狮嘟囔了一句。


“没时间就不打了吗?这种事,只有你想做才会去做……好了赶紧给我去躺着,还有你别发愣了,过来消毒!”


雷狮翻翻白眼,不情愿地跟着医生走了,他塞给安迷修一张纸条,叠的乱七八糟,安迷修把皱巴巴的纸展平,上面用幼稚的字体认真地写着:


“谢谢你。”


安迷修看了一会儿,把纸叠回乱七八糟的样子,放在了病号服的右口袋里,如释重负——他庆幸雷狮没有写对不起,这太沉重了,不论于他还是于自己。他早就猜到了幕布后的空空如也,和同样巨大的失落感。


-tbc-


超困,睡了睡了,明天起来再看一遍改改。

估计还有几章才能写完,剧情和设想的结局差太多了写起来很费劲,真的很想快点写完但是又不想匆匆了事,挺烦心的,长篇真心写不来,剧情的连贯性难以把握(人设因为本来就是ooc我也就不说了(不是)

会加油写的!





评论
热度(6)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