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六)

前篇请翻lof!


六、


2016.1.18


放寒假了。

去走亲戚的时候在路上看到了一个隔壁班的,出门居然还穿着校服,逊毙了。


2016.1.25


坐公交车的时候公交卡里没钱了,口袋又没有硬币,上次看到的那个人居然就在我后面,他帮我刷了下卡。我说谢谢,他摆摆手说没事,笑得傻里傻气的。车上很挤,他和我靠得很近,他的头发一直在我脸旁边蹭来蹭去,痒死了。再加上这家伙比我矮所以向下看他的脸很清楚,仔细看长得倒是挺端正的。后来司机突然急刹车,他整个人都往前倒,我拉了他一把,结果用力过猛拉到我怀里去了,他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好他又到站了,走出车门的时候还跟我挥了挥手。


好傻。

和卡米尔一起打了款恐怖游戏,剧情很有意思,他好像有点害怕,我第一次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他反而用更害怕的眼神看着我了。

拜托我没那么可怕吧!


2016.2.5


快开学了用蛋糕贿赂了卡米尔帮我抄作业。有个弟弟就是好啊。


和朋友出去打球,回来的路上被几个傻逼堵了,对面都拿着棍子,打完球都没什么力气,本来想让他们揍一顿算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想到这群丫下手还真狠,脸都给打肿了,这就算了结果又碰到那个隔壁班的了,他边走过来边向两边喊人,那几个怂货还真以为有人赶紧跑了——话说这种人怎么混下去的,我还被他们揍了,奇耻大辱。


他问我有没有事,好像没认出我来,我在旁边的镜子里看见自己鼻青脸肿的,后脑勺还在滴血,认出来才是有鬼,我就学他那天的样子摆摆手想走,他非得拉着我去医院,我说我不去,他说实在不行我帮你包扎一下,我妈是护士,教过我一点。然后他就从包里面拿出绷带,我随口说了句你带这玩意儿干什么,平时根本不会用到吧。他白了我一眼说现在不就用到了吗。我耸耸肩没说话。


他拿起绷带小心地在我头上缠了三圈,对于一个男的来说他的动作确实算轻的了,不过碰到伤口的时候我没忍住啧了一声,他就立马停下动作问我很痛吗,我说没事你继续,然后抬眼又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情况有点像我上个月看的一本漫画,英雄救美,剧情老套得抠脚。


说起来我好像是被救的那个??


他包扎完长叹一口气,傻乎乎地笑着说自己平时很少有机会给别人包扎,所以不是很熟练。他还问我是不是那几个人向我要钱,然后一本正经地给我科普下次遇到这种情况要大声呼叫或者用打电话报警之类的。


我没听他讲话,我觉得脸有点发热,不知道被打得还是怎么的。我和他道了个谢,说这下我们扯平了,他一脸疑惑说什么意思,我就知道这家伙没认出我,反正最后我走了。回家的时候我摸着他给我缠的绷带,才发现这傻子给我打了个蝴蝶结,我是说今天我回头率怎么这么高。


不过还别说,包得其实挺好的。


2016.2.14


情人节那天开学,一到教室就看到桌上放了几盒巧克力,早饭没吃跑过来有点晕,顺手吃了一块,甜到掉牙了。


体育课和隔壁班是同一节课,于是我又看到那家伙了,下课的时候我去买水,看见有几个女生围着他,大概又是在送巧克力吧,他一看就是没谈过恋爱的(虽然我也没有),堆着笑根本应付不过来嘛。真逊。我还在嘲笑他的时候佩里突然拍了拍我吓了我一跳,问我在看哪个美女,眼睛都直了。我没理他,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照了下镜子,想不至于吧,再说看的又不是美女。


2016.3.20


和卡米尔上学的时候他说今天是春分,我说真好。他摇摇头说哥你真不会说话,我说那我应该说什么,他说如果我是女孩子,你就应该回答要不要一起去看樱花。我说你是男的啊,他说那你就应该回答要不要一起去吃蛋糕。我咋舌,说卡米尔你怎么了。他看了我一眼说大哥才是,最近心不在焉的,不会是恋爱了吧。


我笑起来,说没人敢和你哥谈恋爱的。


难道大哥真的有喜欢的人?


你就这么想要个嫂子啊?


后来我俩因为说这破事儿边走边打迟到了,还被教导主任抓了,全校就他一个敢管我,上学期刚调过来的,好在也算开明,对我打架也算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偶尔管管我学习。不过这种小事他绝对不会忘记怼我。我被罚站一个早读,他居然还要求我站的时候不能靠墙。


罚站的时候我往隔壁班看过去,那家伙坐在靠窗那边,我一开始还以为他真的举着书在认真早读,结果下一秒他头就倒桌上去了。我没忍住轻笑了一声,然后帕洛斯特嫌弃说我怎么跟个傻子一样。我说你骂谁傻子,结果又被主任抓了,又罚了一节语文课站着上。


人渣,绝对是人渣。我明儿就把他自行车气门芯给拔了。


2016.4.23


昨天跟那个老混蛋吵了一架,平时对我们死活不管不顾的,摆什么家长架子,真是令人作呕。

回房间的时候听见卡米尔的母亲在房间轻轻地哭,我把卡米尔叫过来说你们要是觉得住得不好,你们就回去吧,当初是我任性非得让你们过来,原来的房子反正也还没卖……我还没说完他往我脸上来了一拳,打得我半天没缓过神。我俩到第二天早上都没说过一句话。

我真是没个大哥样子。


2016.4.24


今天早上卡米尔对我说了两天来的第一句话:请我吃蛋糕。

我们去了一家新开的甜品店,给他买了最贵的那款,他拿起勺子,说我昨天和我母亲谈过了,她以为是因为她的存在才让你和父亲的关系变差的,所以有时候特别自责,我就跟她解释你俩的关系一直都这么差,她稍微有点放心了。他吃了一口蛋糕继续说,我昨天打你不是因为你要让我们走,而是你的自以为是,你自以为你们亏欠我们,自以为换个住处我们能生活得更好,说是为我们好,其实是想减轻一点自己的罪恶感吧,当年你让我们过来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自以为能拯救所有人,实际上连别人的心情都没有考虑过。


我之前真不知道卡米尔这么能说,我憋了半天都没憋出一句话回他,他没说错,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那个混蛋亏欠他们,所以自己也对他们有种愧疚感。我没想过这也能成为一种负担。


我和我母亲都觉得多几个人一起生活挺热闹的,但是每次看到你和父亲吵架真的很尴尬。也许父亲对母亲有过,但是他在不破坏家庭的前提上做了最大程度的补偿,我们从来没有觉得这都是你们欠我们的。卡米尔继续说了下去,我还是不能接受,我说他能补偿你那段没有他的童年吗,他这样做对你母亲负责吗。他摇摇头,说你不能总追着过去跑,成熟点吧大哥,怨天尤人没有任何益处,于你或是于我们。


居然被弟弟教训了,其实听到他说他不觉得是我们的错的时候我真的,就觉得突然身上轻松了很多。眼眶一圈一直在发热,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我是想哭了。


谢谢你。我说。声音哽咽,表情又难看,太逊了。


2016.5.2


试着和老混蛋好好地说了几句话,才发现这个人也是能不生气的啊。不过还是不能改观,就当是为了卡米尔他们吧。


下课发呆的时候我发现这么久了还不知道隔壁班那个叫什么,我问了佩利,他说噢那个傻子啊,叫安迷修,正义感爆棚,球倒是打得挺好的,上次我跟他来了一局被盖了三个帽,不去篮球队真是可惜了……怎么,你要约他一起打?我反正放学没事,而且卡米尔要留下来出黑板报,就说行,放学去东边那个篮球场。


结果打球的时候他本人倒是没来,换了个替补上,我随口问了句那人怎么回事,对面有人说好像是家里出事了,走得挺急的。


我还在想出什么事了,手上的球就给别人带跑了。


2016.5.8


安迷修已经一个星期没来学校了,我每次路过他们班座位都是空的,怕是家里死人了吧。回家的时候看到一支送葬的队伍,阵仗还挺大的,走着走着我看到前面几个抬棺材的后面跟着个安迷修,我向送葬的人问了下才知道是这家伙的爷爷去世了。


本来病情都好转了,哪知道突然恶化了,都来不及抢救就……嗨,这孩子也是可怜,本来父母就不在了,偏偏……那人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眼泪差点又涌上来。我对卡米尔说让他先回去,我要去买点东西,然后跟在了送葬的队伍里。棺材入土的时候他站在旁边,死死地握着拳,我真怕他攥出血来。偏偏这个时候又下起了雨,送葬的人群渐渐被冲散了,那个傻子还站在原地,动都没动,我第一次觉得他的背影这么瘦削,于是我冲过去把伞塞到他手里然后转头就跑。


我用力地跑,他还在后面喊我,问我是谁,我头都没回,觉得这雨下得真他妈大,心里都在咚咚咚地响。


2016.5.15


老混蛋带一家人出去下馆子,虽然非常不愿意还是去了,吃了川菜,辣得我眼泪都出来了。不管怎么样自从卡米尔跟我谈话了家里气氛确实不大一样了。


我想喝酒那个老混蛋不许,我忍住没跟他吵起来,我说我已经成年了,他说伤身。我突然就给愣了,杵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喝成。换做以前我肯定就说关你屁事,但那个时候我觉得,虽然只有一点点,我不应该拒绝这个关心。


老混蛋好像也挺惊讶我难得没跟他吵起来,他出去点了一支烟,烟头火星点点,一片烟雾慢慢升腾又散开,他好像一下老了十岁。


2016.6.8


今天约人打球,安迷修急急忙忙地跑过来说我来晚了,他队友说今天没约他,他说上次没来成,这次补回来。我反正求之不得,早就想和他切磋切磋了,我留意了一下他的表情,他应该没有发现是我,神情举止都很自然,我想起上次我给他递伞那回,我感觉我脸又烧起来了,结果刚好他来拦我,我一走神被他过了,他动作很快,过人也轻轻松松的,三步两步上了篮,有几个女生停下来看,对他指指点点,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我调整了下状态又冲过去,做了个假动作,他一开始没发现,看出来以后立马调整姿势,准备篮下扣我,这人比我矮这么多真是自信,我和他一起起跳,我倒是没想到他能跳这么高,我侧了一下身投了出去,险些没进。他喘着气擦了擦汗,对我说你很厉害。我第一次听人这么直白地夸我,我说彼此彼此。那场球打得真是爽,放学后卡米尔说我今天好像很高兴,我说是啊,打了场好球。


2016.7.4


暑假开始了。蝉鸣声吵得我耳朵疼。


卡米尔和我去买棒冰吃,路上他问我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我说你怎么又来。


我看到了,上次。


我当时想拿棒冰戳死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害臊。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没谈过恋爱,不知道算不算喜欢。卡米尔摇摇头,说大哥你就差把这俩字写头上了。


你就不意外我喜欢男的?我问他,他说你自己不都不意外吗。


我想也是。卡米尔又问我要去告白吗,明年我就要毕业了。


再说吧,我看着天空,蓝得刺眼。我喜欢的人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这怎么告白,只会给他添麻烦吧。


-tbc-


第一次挑战了日记体!!!!日期全是随机的,不是全部篇目,从雷狮日记里挑了重要的写!!!毕竟是正文所以和实际的日记肯定有出入,两条线一起写虽然有点吃力,但是这章我写得很开心!之后的剧情还没想好(靠)我是走一步写一步的我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章我会怎么写(……)这次的日记体也是昨晚失眠的时候想到的orz


感谢观看,欢迎评论!作业我写不完啦!!尽量多更!!




评论(3)
热度(24)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