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五)

前篇请翻lof!

五、

“总之,就是这么回事……希望你能相信……”安迷修向卡米尔解释了事情的原委后自己都有点心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一旁的凯莉鄙夷地看他了一眼,想这个人怎么傻乎乎的。

“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不过这也很像大哥的作风。”卡米尔从冰箱拿出两盘甜点放在安迷修和凯莉的面前,旁边还配了奶茶。

凯莉暗自吐槽着这个搭配的热量简直可以胖十斤,一边还是拿起了勺子。

我说那啥,明明是你拉我来的说点话好吗小姐我现在真的好尴尬。安迷修盯着凯莉,幽怨的气息都快飘到卡米尔那边去了,对方也开始吃了起来。安迷修拿起叉子插进蛋糕里,想多少吃一点来掩饰一下紧张,尝到了那种微妙的甜感后他觉得也没那么糟。

“说起来,卡米尔,我之前就很想问了,”凯莉舔掉嘴边的奶油,“你真的是你爸的私生子吗?”

安迷修差点把嘴里的蛋糕吐出来,结果卡米尔并没有预想中勃然大怒,只是淡淡地说了句是。

“一开始我是和我的生母一起住的,后来大哥偶然知道我的存在后说什么也要把我和我母亲接过来一起住,为此他还和父亲大吵了一架。”

“诶?雷狮的母亲不介意吗……?”

“她和父亲离婚了。”

安迷修不停地往嘴里塞蛋糕,他觉得气氛有点僵,而且凯莉这样打听别人的隐私似乎不大好,但是卡米尔本人好像不是很介意。他坐在这里反倒是显得多余而尴尬。

“那你跟你哥关系怎么样?”他小心翼翼地问了句。

“还好吧。我哥是个离经叛道的人,和父亲的关系很不好。我和母亲搬过来以后我私下问过他,我说是不是因为我是私生子,而你想和父亲作对才这样做,他端给我一盘曲奇笑着说你是什么身份很重要吗,不过想和父亲作对是真的。”

“他倒是实诚。”凯莉笑了笑。

“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之后我们一起上下学,回到家就去他房间打游戏,确实没刚来那么尴尬了。虽然他和父亲的关系还是很差,基本上每天说的话不超过两句,但是对于我母亲的态度他倒是挺正常的,至于我,多一个哥哥也挺好的。不过没想到他会因为打群架而死。”

安迷修他注意到卡米尔说起雷狮的时候表情柔和了许多,而且提起他的死亡时卡米尔好像很淡然。

确实没必要把悲伤展露给外人看,谁不是呢,他想。

“关于打架的事情能说得详细一点吗?我觉得这个意外也太奇怪了。”凯莉全然不顾安迷修的眼神,继续问了下去。

“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大哥打架从来没有输过,而且那次他带的人更多,警察把监控调了出来,因为是晚上看不大清楚,似乎是混乱之中被人推下了天台。至于是谁也查证不了,问过去一个个都说不是自己干的,大哥的人也说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最后只能当做是事故,打架的人大部分被记过,有些严重的被开除了。”

会不会是自杀。安迷修刚想这么说又把话咽了回去,那么不可一世的雷狮怎么会用这种懦弱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凯莉也没再追问,只是歪着头好像在想什么。

之后卡米尔带他们去雷狮的房间看了一下,把他的一些书和练习给了安迷修,还有一本厚厚的日记,希望雷狮看了这些能想起点什么,说完盯了安迷修一会儿,安迷修咽了咽口水举起手发誓说自己不会看的,回去的路上凯莉和安迷修说了自己的想法。

“你觉得会不会是自杀?”

“都说了是意外了。”安迷修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他虽然经常打架,但是也一直独来独往的,那些小弟也只是打架的时候跟着他,我看他平时都没什么朋友,再加上家庭变故,有什么不可能。”

“他是那种脆弱的人吗。”

凯莉撇撇嘴,“搞得你跟他很熟一样。你明明之前都不认识他……话说回来他那么有名你连听都没听过?”

“听过也不会想到他就是那个鬼魂好吗……我还是很相信科学的。总而言之我先把这些东西给雷狮,你明天能不能去他班上打听一下他的情况?信息反正越多越好。”

“为什么又是我——”

“你一直以人脉广自居吧?”

“那有报酬吗?比如请我撸个串?”

“小姐你还吃那种东西啊,真看不出来。不怕爆痘吗?”

“我是吃什么皮肤都好星人,羡慕死你。打听完情报就请我,说好了啊。你可以顺带叫上金他们。”

安迷修腹诽你是想掏空我钱包吧,嘴上还是答应下来了,回家后他打开门看见雷狮坐在自己书桌前很认真地看着什么。安迷修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发现雷狮拿着的是他和爷爷的合影,他一把夺了过来吓了雷狮一跳。

“你走路没声音的啊?!”雷狮大叫。

“不要乱翻别人东西好吧??”

雷狮翻翻白眼,“它掉了我帮你捡起来,顺便看了两眼。”

“那我谢谢你啊,”安迷修把他的书和日记堆在他面前“喏,全是你的,看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特别注意看那本日记。真没想到你这种人还会写日记……顺带一提我没翻过,真的,我发誓。”

雷狮没理他,自顾自看起了日记,这是从去年年初开始写的,自己死的前一天还有记录:

“2017.5.3

明天又有人在天台约架,还是之前那帮人,打不过还要约,有够傻的。

今天翘了半天课又被班主任骂了,老头子就是话多。

没有看到他。”

这么短还有什么记录的意义啊,雷狮吐槽着自己,不过重点是最后一句,那个“他”是谁?弟弟吗?他往前翻了翻,几乎每一篇都有“他”但是从来没出现过名字,如果是弟弟的话他都写明了是弟弟。父亲就更不可能了,连骂他的篇幅都寥寥无几。

他大概是担心自己的日记有一天会被偷看而故意用别的人称代替了吧……当时的自己要是知道是变成鬼魂的他看了他的日记会怎么想……不过雷狮有预感那个“他”就是自己不想忘记的人。日记里虽然写了很多的“他”,但是提到都是些零碎的事情,连外貌描写都没多少。他翻来翻去也找不出更多的信息了:是个男的,同校,估计还是同级,也许是喜欢的对象?我原来是喜欢男的吗……

他心情复杂地合上了日记。又翻起了书和试卷,字都很潦草而且也是有做没做的,但是他注意到有些草稿旁边写了一个名字的缩写:AMX,写了又划,划了又写,很难才辨认出来,旁边好像还画了几个这个人的头像,可惜都是简笔画也认不出具体模样。

AMX是谁?他想问问安迷修可能会知……等下,安迷修?AMX?他呆滞了。

他又看了看那个简笔画好像也有几分神似……刚好安迷修洗完澡出来,问他怎么还不睡觉,雷狮吓得试卷都掉了,无数猜测在他脑海中响起,然后所有的声音都汇聚成了一句话:他喜欢的是安迷修。

他感觉心脏骤然收缩,耳边开始响起嗡嗡的声音,他渐渐听不见安迷修在说什么,周围的一切不停地旋转,趋于模糊,千万种声音交织,一个个片段冲进他的脑海里,流光溢彩的画面融合在一起闪闪发亮,记忆的尽头是一个温柔的笑容,灿烂得刺痛了他的双眼,他感觉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伸手去擦,又像被烫伤似的缩回了手。直到眼睛渐渐聚焦,他回到现实之中,安迷修站在他面前,用力摇晃着自己,急切地问怎么了。

雷狮握住他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很慢很慢地,声音沙哑到几乎听不见。

我想起来了,他说,各种表情在他脸上闪过。而安迷修只看到了无尽的悲怆。

-tbc-

再不更新我都忘记剧情了(你还好意思)

emm卡卡终于出场了虽然戏份不多,两人比较偏亲情向吧orz而且是那种见面不久没有非常熟络的状态。

虽然我觉得写日记写名字啥的这么少女不可能是雷总but剧情需要(被打)很重头的戏就这么尴尬地被揭穿了emmmm笔力太弱了写不出想要的感觉,总而言之就是雷总隔了五章终于想起来了(预计中本来是下一章写的但是我懒想赶紧结束这篇)

尽量开学前写完……最近补作业心力交瘁。
自己又看了几遍觉得这章写得太水了,不连贯病句又多,全是基本问题唉……会不定期修改,最近很急躁,什么事都做不好。

评论
热度(15)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