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马克图布

◎雷安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pa,用了部分原设定,带着点自己的浅薄理解

◎模仿的拙劣之作,OOC,一发完,笑过就好


|

安迷修没有想到自己会搭上一个商队的车,多年后他还能回想起来刚上车的时候扑面而来的那种混合着多种味道的气息,女人的脂粉,男人的汗味和沙漠特有的干燥的大风。他安静地坐在一个角落拿出一本书来看,这是他之前在集市上用之前那本书换的,他想人总得看点书。结果刚翻到第一百零三页的时候有人向他搭话了。


“你在看什么?”


安迷修不想继续这场对话,他看书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他举起书给对方看了下封面,对方笑了起来,“这本书挺好,就是要看很久。”


“你看过?”


“是,那是在我很小的时候了。”安迷修这才打量起面前的男子,穿着上好的衣料,似乎和自己年龄相仿。他推测大概是个家境不错的少爷。


“你为什么会在这?”


“你呢?”他反过来问他。


安迷修也没了看书的心思,想不如就这么聊下去。“我是个牧羊人,”他把书放回身后的包里,“我在履行我的天命。为此我把我的羊卖掉了。”


“那不错,可惜我从来不相信命运。”


“凡人皆有天命,也许你只是没注意到。”


“那么你的天命是什么呢?”


安迷修有点犹豫要不要说,上一个问他的人听到他的回答后笑了足足半晌,笑得他都有点窘迫了。但他看着面前的人觉得不妨说说看,于是他撇过头去,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要阻止一场浩大的战争,千万人会死于非命,而我要先去找到我的师傅,再和他一起去劝服那首领。说完他还悄悄地瞟了一眼对方,看他会不会笑出声。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对方什么都没说,脸上的表情闪烁了一下,但在他捕捉到这丝阴影前对方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拿起手边的水壶喝了一口,说那你任重道远哦。多年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那个闪烁的表情到底意味着什么,但是那时他只是在惊讶那人过于平淡的反应,就像他们俩在谈日后的生活一样。


之后的旅程中两人没再说话,安迷修捧起书看得入迷,他在一个星光璀璨的夜晚到了目的地,他下车后拍醒对方,说再见了,对方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也说再见。这实在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分别,他想。


到达正值深更半夜,他不好意思去打扰睡梦中的人,于是在造访的师傅门外坐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他师傅开门时被坐在台阶上静静地睡着的安迷修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哪个少年暴尸街头。知道对方来意了后他笑了笑,捋了一把稀疏的胡子,说你进来吧。没问他的名字,也没问他从哪里来,直接开始给他讲述现在的局势如何紧张,是哪个首领想要开疆拓土,哪个首领想安分度日,自然得好像他们认识了好多年。安迷修静静地听着,复杂的地方会用笔记下来。


“然后我们要做的就是去收集资料,抓住他们的把柄,以劝说的方式阻止这场战争。”


安迷修点点头。收集资料复杂而又费神,这个过程居然整整持续了一年。有时他仍会想起在商队里遇到的那个少年,他还没有告诉自己他的天命是什么。但那也只是一瞬,他不能分心,他跋山涉水来到此地就是为了实现天命。


他第一次感觉到天命是在小时候,那时他的父母正在为他举办生日宴会,盛大的烟火冲上天空,照亮大半个沙漠,人们纷纷前来祝酒,说这个孩子以后必成大器。他的父亲红光满面又不失自豪地说这孩子将会做一个教父,传播爱与希望。安迷修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但他绝对不想当一个教父,他坐在一旁看着远处,这时候他突然有了一种预兆——他不会当一个教父,而是成为一个牧羊人云游四方。


于是十八岁那年他收拾好行李,站在刚起床的父亲面前说,我要做一个牧羊人。他父亲没有暴怒,只是叹气,他从最小的那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带锁的盒子,然后用钥匙打开了它,从里面取出一把钱和几个金币。


“你不该当一个牧羊人。忘了我们吧。”那是他父亲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多年后他才明白父亲其实是支持他的,所以他没有暴怒,而是给了他仅存的积蓄。安迷修接过钱,鞠了个躬便踏上旅程,他先去集市上买了一群羊,之后便开始了流浪,他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从小时候开始的预兆一直跟随着他,每当他面临重大抉择的时候天命都会指引他,他也坚定不移地去执行,到现在也是。


他有时候也会想,他阻止了那场战争,也就是完成天命后他该怎么办,或许他会再买一群羊,然后继续流浪,他喜欢自在的生活,没人打扰也不会打扰别人。


有一天他突然问师傅您的天命是什么?师傅正在把一本书放上书架,他踮起脚伸直了手,很吃力才够得到。


“我的天命是去麦加朝圣,”他揉了揉酸痛的腰,“我年轻的时候努力工作,希望能攒足够的钱去麦加,后来有一天我终于攒够了钱,但是我看到那些去麦加朝圣完回来的人,他们明明走过了整个沙漠,却连从街的这头走到那头都觉得累。于是我突然打消了念头,我用这笔钱开了个杂货店维持生计,直至遇见了你。”


“为什么要放弃?”


“也许我去了麦加,完成了天命,但是回来后我也会变成那些人。我不愿这样,所以我没有去,我得靠这个信念活下去。”


“即使您不去完成?”


“即使我不去完成。”师傅摸了摸他的头,“并非所有的人都以一样的方式对待梦想。”


安迷修没再追问下去,他才知道原来也有人会主动放弃天命,多年后他终于明白倘若他再成熟一点,他也会和师傅做同样的决定。当时的他只是又想起了那个人,是我和一样在路上的人,还是说已经放弃了呢?他没敢想下去,他的天命告诉他不能动摇,现在前后都是深渊,你无路可退。


时隔一年的战争终于一触即发,两边都气势汹汹,开战在所难免,平民们都纷纷流亡到绿洲,那是唯一的安全地带,两边的人约定过唯有绿洲不能攻打。


“走吧,安迷修,”他的师傅披上黑色的外套,递给他两把剑“成败在此一举了。”


安迷修接过剑别在披风下的腰间,他的预感愈发强烈,天命虽然没再给予他任何指示,但他知道时候到了。他整理好所有的资料,装进他的那个旅行包里,走向了无尽的沙漠之中。如他们所料的一样,途中他们被一支军队截留,问他们是什么人,他们说想见一面你们的头领,有要事相告。那些人面面相觑,将他们以俘虏的名义带了回去。


“雷狮老大,我们在巡查的时候抓到两个身份不明的人,一个叫做安迷修,另一个好像是他的师傅。他们说是有要事相告与您。”


“让那位叫安迷修的来见我。”


“诶?可是他师傅不管了吗?”


“一个人就够了。不用管他带了什么,让他进来。”


安迷修被带进营帐的时候那股强烈的预感终于被证实了。他有点想笑。


“那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会来阻止你。”


“我活了十八年,我的天命告诉我你要等一个人。”


“你说过你不相信这一套。”


“可是我相信自己。”


“别打了,停手吧,这场战争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安迷修没有拿出他精心收集了一年的资料,或是他早已练习千百遍的那套说辞,他知道面前的人不会为这些所动,他只是用着再平淡不过的语调,好像在劝一个发脾气的孩子一样。


“天命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你遇见了一个人,你在他的眼中看见了自己,那么这便是命数。”


“天命没有告诉我我会在商队中遇见你,也没有告诉我,我要阻止的是你。天命不会冲突,只是你等错了人。”


“所以这是最后的告别了,总得有一个人先划下句点,也许是你,也许是我。”


牧羊人拔出了剑,刀光闪烁,剑锋寒气直指。


“安迷修,”雷狮仍坐在远处,摇了摇头,“我没有等错。我不相信天命,我只相信自己。”然后下一秒他的腹部被利物贯穿,血液涌出,开出千万朵花纹反复的玫瑰,鲜艳得虚幻。多年后他仍然能回想起手上的血液的温热,和他于雷狮眼中看见的自己。


安迷修什么也没说,收回了滴血的双剑,走出了营帐。有人最先发现情况,一时军中大乱,人声鼎沸,灯火幢幢。


不要回头,安迷修听见天命如是说。他突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从他十八岁对父亲说自己要当牧羊人开始,他始终都是在铺好的道路上前行,他从来没有去履行天命,而是按照它所给的剧本又本色出演了一遍。而雷狮是在这条路上的一个岔路口,他引导自己走进了另一条阴晦的荆棘之路,但这也将是他与他唯一的交集,他们的人生轨迹只交于一点,便继续向前奔去,之后便永不会再相遇。只是兜兜转转这么久,他又回到了原处。他抬头,看见繁星闪烁,好似谁的眼睛。


“成功了吗?”他的师傅追出来问他。


“就此别过吧,师傅,你我相识已是缘分一场。”


“那么我祝福你,年轻人。”


于是牧羊人又踏上了旅程,他又买了一群羊,在集市上用之前的那本书换了另一本书,又上了一辆商队的车,他在一个酒馆处落脚停歇,老板问他要来点什么,他说我只需要一个睡觉的地方,于是老板在角落处给他安排了一条被褥。夜晚寒气侵骨,他梦回了原来的家,梦到小时候那个生日宴上盛大的烟火冲上天空,照亮了大半个沙漠。


他被从地上传来的马蹄声惊醒,他想自己必须在天亮之前动身,老板问他去哪,安迷修没有回头,而是迎着远处的微光走去,他说,我要去杀死过去的自己。语气坚决又凛冽,像初春料峭的大风。



-end-

*标题和加粗的句子来自于原书,马克图布的大意是 命中注定

觉得书中所写的天命,和安迷修所追寻的骑士道有相似之处,所以就写了,思绪混乱表达不清,感谢观看,欢迎评论w

真的不是因为正剧写不出来了才摸鱼



评论(2)
热度(9)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