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四)

前几章请翻lof!

四、

 

安迷修有时会在早上拧开牙膏的盖子的时候,在买完东西说要一个大号塑料袋的时候,或者从学校走回家里的那段路上,想起他的父母,这不能说是怀念,那些时光于他而言已经太过遥远,仅剩的温度消逝在生活的大风中,偶尔想起也只能摇摇头道一句人生无常。

 

他知道的,早就知道,他父母其实没有看上去那般恩爱,互相欺骗勉强度日,还以为自己一无所知,在他熄灯后的每一个夜晚关上门去歇斯底里去埋怨彼此。安迷修有时都为他们感到疲乏,但他又不知道该以何种立场让他们离婚,突如而来的车祸到不如算是给了他一个解脱,虽然他知道这样的想法实在不合情理。

 

比起待在家中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泡在爷爷的家里,打小他便崇拜他,爷爷会修车,茶艺精湛,泡出来的茶茶香醇厚,他会带他去看朝阳绚烂,星河璀璨。很多不能对父母说的话往往都是向爷爷倾吐的,很小的时候爷爷曾经给他讲过牛郎织女的故事,两人本一见倾心情投意合,却因为身份和其他原因而相隔两地,但他们仍苦苦思恋着彼此,这精神感动了万物,喜鹊愿意每年为他们搭一座桥让他们相见。

 

“可是也只能一年见一次啊。”

 

“比起永世不得相见,这难道还不够吗?”

 

安迷修那时想想确实如此,而今倘若再回到过去,他还想问爷爷在这漫长的等待中他们能坚持多久?他们如何保证对方不会变心或是死去?他们怎么能如此一厢情愿?爷爷伴随自己度过了那么多无人问津的时光最终不也不辞而别?安迷修至今还能感受到他长满老茧的手摸自己头时那种温热的触感,而那又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他不想刻意去迎合悲伤,他知道生老病死无可避免,可是又有谁会习惯离别。

 

他笑自己早就不是三岁小孩子了,莫不是在呼喊我很寂寞吗。

 

再回过神来的时候课已经过去一半了,窗外蝉鸣阵阵,树后的云朵和天空黏连在一起,他想今年夏天来得真早。

 

 

安迷修回到家的时候没有看见预想中的人,本以为是太早了雷狮还没回来,结果等到凯莉来了对方也没个人影。

 

“真是奇怪,平时这个点应该来了……柜子里也找过了都没有,不然凯莉你先把你要问先写下来吧,我等他回来了再问他。”凯莉说好,写完问题就离开了。安迷修拿起那张纸一看,密密麻麻的全是字,写的也无非是“人间烧的纸钱真的能收到吗”“鬼能不能结婚生子”等等奇怪的问题。

 

这个女孩子喜欢的东西和别人好像不大一样啊。安迷修有些汗颜,他放下纸条,客厅的电视还没关,放映的综艺节目里观众爆发出一阵一阵的大笑,他想起昨天雷狮还坐在沙发上吃着薯片和他扯淡,今天又只有他一人了。他拿起书桌上的一张和爷爷的合影。

 

小时候他为别人打抱不平结果被揍得鼻青脸肿,强忍住眼泪跑到爷爷家上药,爷爷用棉签蘸了蘸药水,在他的左脸上细细涂抹时笑着说:

 

“你总得明白什么是你该做的。”

 

那时他尚不理解,现在也同样迷惘。他大可不去管雷狮然后继续一成不变的生活,也许他只是离开此地另寻别处去谋生了,说到底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个不曾相识的校友,何必这般费心。“唯一知道的是他有个弟弟,不过是他爸的私生子。”他又想起凯莉的话,倘若本可以庇护自己的哥哥也死了,那个弟弟又会是怎样的处境?他还是觉得不能撒手不管,何况现在唯一能看见雷狮的,能给予他帮助的只有自己,而眼前最先做的是找到雷狮。

 

安迷修还在想这人会去哪,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一下两下若有若无,他起身走向门口,一打开门发现是雷狮。他扶着门沿,痛苦地挤出一个他独有的讽刺的笑,虚弱地说晚上好。安迷修说好个屁啊这都快死了吧边赶紧把雷狮扶了进去,甩在沙发上,想这人真够结实的。雷狮瘫在沙发上,轻轻地喘息着。

“发生什么了?”

“今天算命的时候本来快收摊了,我打发走最后一个客人的时候突然有个女人冲了过来抬手就给了我一巴掌,”他抬起头看着天花板,“我抓住她的手说大婶我招你惹你了,她说她上个星期来我这算了一卦问我她儿子足球比赛能不能赢,我说有点悬,但赢是能赢。结果比赛那天他儿子输了,这都不是什么我也不是一次两次蒙错了,然后你猜她说什么?

“她说你何必对一个将走之人开玩笑,”他顿了顿,“我就觉得奇怪我说大婶你什么意思。她说她是偷渡过来的,时间一到就要回去了,我还是不明白,她又给我解释,她说她生前是出车祸死的,后来喝孟婆汤的时候没喝完,倒了一些,保留了残存的一点记忆,才来到这个地方再看看她的儿子,但是只能待一个月,一个月结束以后只能再回去走一趟黄泉路,只是这次投胎要再等一百年。”

“我当时给听傻了,意思是我当时也没喝完孟婆汤或者压根就没喝才会来到这里,但我确确实实忘记了一切。我就又问那个大婶,她说来到这地方已经是出格之举,一个月内记忆还是会慢慢消失,时间一到就会再被召回。我给她道了个歉她也就作罢了,结果过来的时候又被一个男的缠上了,他也是快回去的人,被我骗了感觉很不开心,一上来就把我揍趴下了,然后就这副熊样咯,我就差爬过来了。”他指指脸上的伤口。

“难怪我说我骗了这么多人找上门的怎么没几个,”雷狮闷闷地说,“原来是一个月以后又回炉重造去了。”

安迷修听他讲得心中一惊,想起新闻上写雷狮确实是几个星期前死的,他忙问雷狮到这里多久了,雷狮掰着手指数了一下说大概两个星期零三天。说完两人都愣住了——这就意味着雷狮的期限也快到了。

“其实我挺好奇当时我为什么没喝孟婆汤,是不想忘记谁吗,可惜我全都不记得了。”

“是你的弟弟,”安迷修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雷狮他生前的事,即使他快要离去。“你生前是因为打群架死的,你在学校是个恶霸,你有个弟弟,是你爸的私生子,你曾经为了他把一个人打得半死。你和我一个学校,就在隔壁班。”

 “现在告诉我还有什么意义吗?”

“你难道就不想恢复记忆吗?”安迷修把那个笔记本扔给雷狮,“你在这里当算命的招摇撞骗,当然不知道你弟弟或者关心在乎你的人会不会伤心难过。”

雷狮拿起笔记本翻了一下又放在旁边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还有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要回去了,彼时我又会忘记一切,你这样做就算能让我回想起一切,也只会让我多一份沉重的悲伤。”

“你就没有想对你弟弟说的吗?我现在是唯一能看见你的人,我可以帮你带话,或者是去完成你生前想做还没做的事情,前提是只要你想起来。”

“你何苦这般帮我。”

“上次那卦的钱不还没给你吗,我这算是当谢礼了。”

雷狮笑了起来,他想自己应该有很多想做的事,况且他也希望自己在转世之前能不留遗憾。

“给我点时间吧,我试试看能不能想起点什么。还有,谢谢你。”他又拿起那个笔记本,然后回房睡觉去了,他没有告诉安迷修自己其实还记得一点点,虽然很少很少:

他记得自己不是因为放不下弟弟才没喝孟婆汤的,但也仅限于此了,线索在此中断,就像他原本残破不堪的人生。

-tbc-

这章写得可以说是肥肠痛苦了……捏造成分很多写起来力不从心,所以卡卡并没有出场(你他妈)估计等下章了

总算是揭晓了?就是说雷狮所处的那个世界是人间和阴间的一个结界,凡是没有成功转世的人都会在这里停留一个月,不恰当地比喻一下就相当于一个中转站吧(?)

其实原本的设定是不愿忘记前生的人会掉下奈何桥,跳进忘川河受尽折磨不能解脱,倘若一千年后心仍不死,便可重回人间寻找所爱之人。(来自百度百科)但是考虑到后面的情节做了一些改动,估计大伙儿都能猜到雷狮是为啥没喝孟婆汤了……()我写得直白得就差直接写上去了。不过大招还在后面(闭嘴吧)中饭都还没吃饿死我了
再说一句废话,有没有雷安群愿意收留我……入坑到现在还没找到组织(……)我屁话真的好多x

感谢观看,欢迎评论!!!!

评论
热度(18)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