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雷安】无人站(二)

第一章请翻lof!


二、


当晚安迷修回到家中还惊魂未定,当时他确确实实看到了那人,但是和金说完话后对方又消失不见了,他杵在原地发愣,左看右看恨不得把那个转角看个窟窿出来也不见有人,金担心地把手抚上安迷修的额头以为这人是不是发烧了出现了幻觉,安迷修讪讪地推开金的手,只道大概自己看走眼了吧,好在金没怎么在意,同行的凯莉反倒是用奇怪的眼神盯得他浑身发毛。


下次遇到他一定要好好问个清楚。安迷修愤愤地想着往衣柜里伸手准备拿衣服去洗澡,结果摸到一把毛茸茸的东西,他吓得立马缩回了手,想怕不是哪里的猫钻进去了,于是赶紧打开衣柜门,发现那个算命的安安静静地蜷缩在里面睡得正香,哈喇子都流到衣服上去了。


那人估计是被突然的光亮刺激了下,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顺带伸了个懒腰。看见安迷修一脸懵逼地站在衣柜面前用看鬼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他觉得好像有必要解释一下。但是说来话长也不知从哪说起,他歪着头想了半天挤了一句:


“呃……晚上好。”


“好个屁啊!你为什么会在我家的柜子里睡觉啊???话说回来你怎么进来的???”


“恩?飘进来的。”


“啊?”安迷修觉得他俩的脑电波不在一个频道上,“总之你先出来再说话。”


那人于是不慌不忙地从柜子里走出来,又瘫在沙发上去了,懒怏怏的好像下一秒又要睡着。他熟练地拆了一包薯片开始大嚼特嚼,安迷修莫名其妙,走过去一把夺过他的薯片,怒道我问你话呢,什么飘进来的,你是鬼啊?


“是啊。”


安迷修骇然,暗想难道他真的是鬼?当时金看不到他,而且他也确实进了我家的门,可是我刚刚明明摸到他的头发了?安迷修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地又伸出手摸了摸那人的头。


咦,碰得到啊。手感还挺好的,这人头发又松又软……等下我在想什么这好像不是重点。那人被摸得不耐烦,打掉他的手问他在干嘛。安迷修理直气壮缩回手说确认你是不是鬼啊。


“鬼就碰不到了吗?”


安迷修想想好像也是哦,转而又怒道是我在问你话啦,你先给我交代身份,不然我把你赶出去,薯片先等下再吃行不行啊。那人举起手表示投降,说好好好我交代我交代。


“我叫雷狮,是个专职算命的鬼。平时都是给一些鬼算命,至于你为什么能看到我我也不知道。平时我都是睡大街的,今天想换个地睡就来你家了,不过鬼魂的形态就是方便进出啊。”


“等下所以说你真的是鬼啊?!”安迷修吓得后退几步,拿起桌上的盐对着雷狮大喊“你别过来我撒盐了!!”


“我不怕盐的,”说完雷狮又拿起薯片嘎嘣嘎嘣地开始嚼了。“我一个算命的又不会对你怎么样,天然无害无污染。对了,作为今天算命的报酬就让我住在你家吧,这沙发不错。”


“别给我擅自决定啊!”安迷修这才放下盐,想这真是活见鬼了,一边也坐了过去,心里又觉得不对,“你一个鬼都死了还算什么命。”


雷狮翻了个白眼,“当然是唬人的啊,我哪有那么灵啊,那些鬼觉得好玩我才瞎说一通,拿了钱就赶紧跑路,下次再换个地方继续骗。屡试不爽。”


安迷修恍然,这人还真是个江湖骗子,“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觉得你很面熟,下意识地就喊出来了。或许我生前咱俩见过吧。”


“你不记得自己生前的事?不过我看你跟我差不多年纪,估计也还是在上学?”


“只记得名字爱好之类的,生前过着怎么样的生活甚至怎么死的倒是什么都不记得。”


“真惨。”


“你呢,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


“我父母前年去世了,留了一点钱和这个房子,学费倒是够了,打算上大学了就把房子卖掉。”安迷修说这话时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不过下一秒又恢复了平时的神情,雷狮看了他一眼,自然地揉了揉安迷修的头。


“不要乱摸我的头发。”


“这是刚才的回礼。”


安迷修无言以对,确实是自己先出的手,他也不好说什么,平时冷清的家里多了一个人确实感觉不大一样了,自从父母去世他一直是一个人住,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学,说一点都不难过是假的,但是除了适应也别无他法,雷狮的到来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活力。


“不介意的话,一直住下来也没关系。”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劝你还是另谋份工作吧,招摇撞骗不是长久之计,再说万一找上门来把我家砸了……”


雷狮摆摆手,“平时的人都是看不见也碰不到我们的,只有你是例外。所以别担心,我就晚上来借个宿,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但愿如此。”



洗完澡安迷修发现雷狮已经在床上了,他扯着对方的耳朵说你给我打地铺去这是我家,雷狮一脸不屑说两个大男人一起睡怎么了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睡我先睡了啊。安迷修突然语塞,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别扭,他安慰自己估计是一个人住久了不习惯两个人一起睡,最后逼着自己躺在雷狮旁边,身体僵硬得像块木头。


他悄悄地瞥了一眼雷狮,这人的睫毛很长,眼睑下面留下一片细小的阴影,放松下来的脸细看还挺端正,对方是侧着睡的,所以安迷修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喷在他脸上痒痒的。让人联想到熟睡的猫。


鬼也要睡觉的吗?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看得入了迷,转过头去拍拍自己的脸告诫自己睡觉睡觉明天还要上课。好不容易进入梦乡他感觉腰部突然被重击了一下,整个人连带被子滚到床下去了,真是梦中垂死惊坐起……他揉了揉吃痛的头,才反应过来雷狮这厮把自己给踢下来了。他气得把被子往雷狮身上一砸,对方纹丝不动安如泰山,安迷修差点就冲上去把他从窗户外面扔出去,冷静了一下还是躺了回去。然而没安静多久他又感觉一只腿往自己身上蹭了过来,接着根本是架在他身上,安迷修忍住怒火想只是一条腿不打紧,结果下一秒一只手也搭上来了,安迷修暗骂这人根本是把自己当抱枕使,想把对方手脚移开结果雷狮力气惊人他怎么搬怎么也搬不动。最后只得绝望地放弃,破罐子破摔地就这么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雷狮先醒的,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个抱枕还挺舒服,清醒了以后才发现自己抱着的是安迷修,他默默地缩回了手脚,想自己怕是命不久矣,刚想开溜就被安迷修叫住了,对方显然也是一副没醒的样子,口齿不清地问自己去哪,雷狮说我要开始新的一天去招摇撞骗了你也赶紧上学去吧。起身的时候安迷修拉住了他的衣服。


雷狮愣住了,安迷修这才清醒过来,看到是雷狮立马收回了手,说是自己睡迷糊了不好意思,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尴尬,最后是雷狮先开口说自己先走了,安迷修披上外套静静地说慢走。他抹了把脸,想自己刚刚真是失态。



上学途中安迷修遇见了金和格瑞,金跑过来说今早没有看见那个算命的,会不会已经走了,安迷修移开目光打了个哈哈说也许吧。


“不过安迷修你昨天真是吓人啊,不会见鬼了吧?”


“只是眼花啦。”安迷修暗想他昨天还和鬼同床共寝一晚上呢。


“说起这个,”格瑞刷着手机,“你们知不知道二班前几个星期死人了?说是几个不良学生打群架,先是压下来调查了下最近才放消息……”


“呜哇这么可怕!?二班的谁啊?我好像有认识的。”金凑过去一起看手机,“是个男生啊,叫什么……雷……狮?”


安迷修猛地冲过来枪过格瑞的手机,看见确确实实写的是雷狮,他还想也许只是同名同姓,往下滑看见了那人的照片——虽然换上了校服,发型也有点变化,但安迷修不会认错,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个算命的江湖骗子。


怎么……是他?


-tbc-


讲下设定:


安迷修,在校高三学生,没车有房,父母双亡,平时都是一个人住,学习认真刻苦,成绩也很好,班级上人缘也不错。擅长家务,喜欢猫,想养但是平时没办法照顾所以放弃了。


雷狮,在校高三学生,和安迷修同级,是个不良,脾气乖戾,横行霸道,看不惯的人就会去打,在一次群架中意外身亡。成绩其实还好,平时经常会约兄弟去撸串,家里人对他基本是放养式。


鬼魂的设定:和人类世界运行规则一样,只是一般人看不见他们,需要睡觉和进食,身体可以穿透任意物体,看见自己的人才能触碰到自己。会有点怕光。


设定根据剧情之后还会补充!

//

这章写得有点傻白甜是为什么,最后突然秒变悬疑(靠)……进展会不会太快了突然同床(bushi,醒来的时候总觉得好像事后啊x

昨天想好了设定就开始写了,非常草率,很多东西都没交代好,今天写清楚一点!欢迎评论!


评论(4)
热度(20)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