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鬼莱】寒水空流(三)

加快了故事进度,之前写得太磨蹭了,至于会不会火灾……就当是在岸上的世界吧(靠)
之前两章手机不方便贴链接,可以去lof翻。
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躺)欢迎评论和捉虫。

三、

鬼狐从暗处走出来,看着莱娜远去的背影,轻声说道“确实别回去的好。”

凯莉听言不禁笑了“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实在太为难我了吧?”

“你话说得太快,现在她回去有点早了,虽然没什么影响。”

“你就不怕她冲进去?”

鬼狐没说话,他确实拿不准,莱娜的境遇他不是不知道,但是谁没有恻隐之心,她一个人都不会救出,就怕她自己命葬火海,那反而麻烦。

“我还是去看看吧。你打点好岸上的事。”

凯莉挥挥手表示告别,转身端起一杯红酒,和夜晚干杯。

“cheers。”

莱娜回到家时火势正旺——黑烟和火苗从她家那座宏伟的别墅房顶交缠而上,救护车和消防车不断鸣叫着,担架上的人换了一波又一波,也看不清是死是活。

莱娜抓住一个过路救火的人问发生了什么。

“还能怎么?着火了呗!”

“里面的人呢?!”

“火势太大消防员进不去!!一个都没救出来!!诶诶你干嘛去?!进去是要死的喂!!!!”

莱娜无视那人的警告径自冲进了火海,极高的温度灼烧着她的皮肤,全身仿佛都在燃烧,她最先冲进了妹妹的房间,险些被倒下来的柱子砸到,她赶紧跑过去叫醒床上的妹妹,怎么晃都不醒,莱娜将妹妹翻过来,发现她腹部中了几枪,伤口处流出的血液早已结成黑色的痂。安详的睡颜永远凝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其他人也?

火势还在蔓延,莱娜来不及疑惑只能又去别的房间,发现每个人都是如此,连管家和女仆都未能幸免。

她彻底失去了冷静。又是这样,九年前是如此,现在又是如此,悲剧总是在重复,好似老天跟她过不去似的,她不为这个家族的谁的死而悲伤,她失去了最后的庇所,以后该何去何从?全家都死于火灾,唯她一人存活,外人又怎么想?她本该就在九年前死掉,苟活到现在已经是命运作人,现在倒是给了她一个理由结束余生。

死亡。她不是没想过,手上被掩盖的刀痕至今无法褪去。只是在前途渺茫的未来,她再也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

火舌舔舐着墙壁,沿着电路烧了过来,莱娜闭上眼,然而在被大火吞没之前,一只手抓住了她,拉起她就往外跑。莱娜怔怔地跟着对方跑,手上传来微凉的触感。两人跑到房外的空地才停下来。莱娜这才看出来是鬼狐天冲。

“你没事吧?我刚刚听凯莉说你先走了,我想可能是她做了什么无礼的事所以追过来想向你道歉,结果跑过来才知道你冲了进去……”

“带我走吧。”

“什么?”

“我不管纵火的是你还是别人,我也不在意你是否知道九年前的真相。带我走吧,走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你要我做的什么都无所谓。你既然救了本想去死的我,我会带着对你的仇恨而活下去。”

鬼狐天冲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莱娜会这么说,他也不再打马虎眼,而是认真道:

“我不是这个国度的人,我来自岸上,用了特殊的方法才得以下海来到这,即使如此,你也要跟随我?”

“我不后悔。”

鬼狐沉默片刻,给她写了张纸条,上面是一个巫婆的地址,“你如果真想清楚了,就去找她,她会给你吃一种药剂,让你变成岸上的人,但是相对的你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期间你可以住在她那,后天我会来找你,届时你再做定夺。”语毕他便告了辞。

莱娜收好纸条,着手处理起家里的后事,她没猜错,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她的幸存,更有人恶言恶语说她是为了财产放火杀人——即使他们压根儿不认识莱娜。火灾的原因经过调查是意外失火,没熄灭的烟头烧到了窗帘。

至于余下的财产继承,法官不承认莱娜的亲属关系,将大笔财产转给了一个远方亲戚门下,这下那些风言风语的人不吭声了。莱娜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处理妥当以后她按照鬼狐给的地址敲开了那个巫婆的门,开门的是一个金发的男孩。

“你好,我是金!您找婆婆吗?”

“告诉她是鬼狐天冲让我来的。”

“好的,请您先进来稍等一下,我去叫她。”

过了一会儿金扶着一位老者下来了,她戴着黑色的帽子,整张脸都藏在黑暗之中,苍老的手布满皱纹,拄着一根镶嵌着宝石的拐杖。

“我听鬼狐说了,小姑娘,”她缓缓地开口了,声音像是生锈的金属“你为什么想成为岸上的人?”

莱娜看了看一旁听得认真的金,有一丝迟疑,老者笑了笑,“你不用在意他,他是这里的一个小学徒而已。”

她整理了下思绪,从七岁的事开始说起,一直说到现在,她第一次对人吐露心声,竟是面对一个从未见过面的老婆婆。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做阻拦,只是这药有副作用,而且很不稳定,严重的话也许会导致死亡。我最后再问你一遍,即使会死,你也义无反顾吗?”

“是。”

老者摇了摇头,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紫色的药水,“今天晚上喝了它,凌晨的时候会有人接你上岸,在此期间你的身体会怎么样我可说不准,我已经仁至义尽,还请你多多珍重。最后给你一句忠告:鬼狐不是什么好人,他这般帮你必有他的目的。望你不要被他白白欺骗。”

“我知道。谢谢你。”莱娜接过药水,老婆婆给了她一个拥抱,身体的温度贴着胸口传过来,她抬起头,忍住差点决堤的眼泪。

评论
热度(4)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