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生

是垃圾写手

【鬼莱】寒水空流(二)

一请走→http://liuliuliuzhou.lofter.com/post/495f45_108b7ea9

开始往悬疑方向写了(。)凯佬出场了,骗子组emmmm

二、

她仿佛跌落海水之中。耳膜中回荡着风的声音。

睁不开眼。红光在视网膜上浮动。

她想不起自己是谁,从何处来,又要去何处。她仍然在下坠,失重感从脚底直冲神经中枢,心脏仿佛炸裂,形成一片血雾转眼如烟般散去。无法呼吸,亦无法动弹,痛苦一如当年。

当年什么?

记忆的末枝浮上脑海,女人哭喊,红色的礼花在谁的心脏处炸开,将海水染成无尽的绝望,又是谁没有抓住谁的手,哭声撕心裂肺回响千千万万遍,背叛,仇恨,利益,无数的因果循环。

所有片段同时播放,她仍在下落。

“莱娜!”

她惊醒。面前是妹妹一脸担心地抓住自己的肩膀。

“没事吧?”

“呃……不好意思,好像是做噩梦了,”莱娜揉了揉吃痛的头,“怎么了吗?”

“有位客人找你。”

“诶?”

莱娜换上正装走到客厅时鬼狐刚刚端起红茶,看见她来了又不慌不忙地放下,换上之前的微笑。

“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是我起晚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我明天有个舞会,想邀请您做我的舞伴,这么说可能太唐突了,但是我认为昨晚的合作很成功。况且您是个很好的舞伴,本人只是作个邀请,您大可不必接受。”

“这种事发个请柬不就行了吗,何必专门上门拜访。”莱娜冷言道,全然不顾门后偷听的姐妹们。既然昨晚看出她的处境还特地上门来让她难堪,这让她对鬼狐的印象大打折扣。对方不像是这么鲁莽的人。

鬼狐听出这话有一丝责怪的意思,心中暗笑起来。脸上却仍是一副为难的表情。

“我怕即使发了请柬,莱娜小姐也不会来吧?”

莱娜眯起眼。他没说错,她确实不打算去,即使他现在特地登门造访也是,她的姐妹不会允许她成为那个灰姑娘,那么她又何必自讨没趣,做个陪衬的丑角才是她应该做的。

“虽然感谢你的真挚邀请,但我实在抽不开身,妹妹的生日宴还要持续三天,我还有很多事要打理。”她编了个尽可能合情合理的理由,想要赶紧摆脱这人。

“那些事让仆人去做不就好了?实际上这次邀请你去舞会,另一个目的是想给你介绍一个人,我和她算是旧相识了,偶尔提起才知道她认识你,我想趁此机会让你们见个面,叙个旧,也算是尽个人情,如何?”

莱娜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别的要好朋友,但鬼狐这么一说她确实想去见见来者何人,既然他给她台阶下,她便顺势而为,答应了下来。

之前也不是没人邀请过莱娜,但她都一一回绝,大家便知道她性子冷淡,久而久之也没再送来邀请函了,莱娜倒是图个清静,只是没想到这次换成了鬼狐天冲,而且他成功邀请了她。

她想这人实在可怕,谈吐之间有意地一步步引导,让人不自觉被他带走了节奏。她看着手中的信封,烫金的封口闪闪发亮。

让我看看你的能耐吧。

舞会当晚莱娜按时赴约,进入会场后一眼就看见了身着西服的鬼狐,身旁似乎还跟着一个女孩子,她暗想就是那个所谓的自己的旧友了。她走过去致意问好,总算看清了那女孩子的容貌。

一头黑发乌黑亮丽,戴着粉红星星的发饰,碧蓝眼眸溢满了笑意——或是恶意。身着玫红长裙倒是很可爱。莱娜不记得自己和这人有什么交集。

“那个,请问您是……?”

“这位是……”鬼狐刚想介绍就被打断 。

“我是凯莉,你好呀鬼莱小姐。初次见面多多指教啦。”凯莉笑眯眯地握住莱娜的手。随手拿了杯香槟递给她。

鬼狐无奈地摇摇头,“那请你们先聊,我失陪一下。”接着便消失在纷杂的人群之中。

“那个凯莉小姐?你说你是我的旧友是……怎么回事?我们不认识吧?”

“因为不这样说的话你不会来的吧?”

莱娜暗骂自己天真,会被这种理由诓了去,当真是被那个鬼狐鬼迷心窍了。她神色并不恼,转身就想走。身后凯莉幽幽地说了句“现在还是不要回去的好。”

“你什么意思?”

“好的!下面是提问时间!请问莱娜小姐,七岁之前的事你还记得多少呢!”

“什么?”

“回答无效!那么下一个问题:莱娜小姐你的真正的家人,在哪呢?”

莱娜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女孩,千万思绪交叉勾连绕作一团,痛苦的往事再度被提起,她的忍耐也到了限度。

“我不知道你调查到了什么程度,但是激怒我没有任何好处,不必这般拿我寻开心。”

“不不,我不是拿你寻开心,只是九年前的事我也略有涉及,为什么不结个伴一起寻找真相呢?”

莱娜冷笑“父亲欠债全家被杀,我苟活下来被人收留,还要找什么真相?”

凯莉收起笑容,“你真的以为是因为你父亲欠债吗?据我所知你父亲死时家里还有大笔积蓄,何必为了钱搭上全家的命。”

“对方给他的期限是三天,那时他尚未凑足……”

“问题就在这里,既然对方目的是钱,为什么杀了你全家后一子未拿?包括你被收留一事,你真的觉得是这家人善心大发?这么多蹊跷你就没有怀疑过?”

莱娜无言,她不是没想过这些,只是这些血的记忆仅仅是回忆起就足够让她痛苦了,何必非要纠缠不休,过去那么多年了,即使弄清真相逝者也不会回来了,沉浸在痛苦的泥淖里没有任何意义。

“这些又与你何关?”

“我便是那个讨债人的女儿。我父亲并没有对你们下手,那天他正要去催债路上被人堵截,和你父亲几乎是同时被杀。但是那些人去你们家的时候挂的却是我父亲的名号,后来警察介入调查什么都查不出来,只能就此作罢。”

“过去那么久了,何必呢。”

凯莉有些恼怒:“何必?你以为你现在落到这个处境是因为谁?你全家死得不明不白你难道甘心?”

“够了。调不调查是我的自由,你不必煽动我。”莱娜竭力冷静下来,她认为来者虽然口口声声说结伴同行,但她看来并非善意。她又想起鬼狐,那家伙也知道这些事吗?凯莉可曾和他说起这些?

她觉得烦躁无比,不顾凯莉阻拦快步离开了舞会。她出门时十二点的钟声猛然敲响,她回头看向繁华的灯光和欢乐的人群,垂下了眼,继而隐没在无边的黑暗之中。

她从不属于这片醉生梦死。

评论
热度(6)

© 乐生 | Powered by LOFTER